傳統武術在台灣......小韓老師的習武歷程
by 小韓
四、踏上中國武術之路-洪拳三寶



國一那年在我就讀江翠國中的時候,剛好班上要參加全校話劇比賽,而我被挑選為班上

話劇比賽的負責人,於是我開始精心設計要表演的內容。我們班要演出的劇碼是「霸王

別姬」,我飾演西楚霸王項羽,演虞姬的則是當時坐我旁邊綽號「小狗」的同學;沒

錯!他是一個男生,而且是一個剃光頭的小胖子。當時之所以挑選我們兩人當男女主

角,不為什麼,只因為我們上課講話……



不管原因為何,既然被挑選了,我當然就硬著頭皮全力以赴囉!從小我就這麼認為:

機會是留給有能力的人。既然這個表現的機會給了我,離正式比賽還有一個月的時間,

那我就積極準備囉!於是我們幾個好朋友在下課的第一時間內,馬上就組織起「危機

應對小組」,對這次的行動,我們也正式將它命名為:瘋狗愛寒集。(寒集-番薯的台

語,是我兒時揮之不去的綽號;狗則是坐我隔壁綽號「小狗」的同學)




之所以會演「霸王別姬」,完全是因為當時國語課正好教到這一課,我就所幸地以它

為藍本做修改。當時其實我並不是很懂話劇,但直覺上就是覺得要跟別人不一樣,演

出來一定要讓人印象深刻才行。而那時候的構思就是覺得:古裝戲一定要有「武打場

面」,於是虞姬的劍舞,以及西楚霸王戰爭時的打鬥場面,都是我們所想要表現的部

份;這時候,我想到了在我爸工廠裡,剛好有個學徒是中國文化大學體育系國術組的

學生,我就利用了假日空閒的時間向他請教。果真在這次的演出中,我們震驚了評審,

拿下了全校第一。




教我武術的這位大哥名叫邱啟正,當時我都稱他師父,不過每次他都跟我說不要這樣

叫他。他是我哥就讀光武工專時的學長,因為重修而認識了我哥,我哥聽聞他是國術社

的,曾連續拿下好幾屆大專盃國術錦標賽前三名的成績,於是在一次的閒聊中問他:

「你練國術,有沒有聽過『韓慶堂』啊?」邱啟正回答:「有啊!國術界有哪一個不

認識千手擒拿韓慶堂啊?他很有名耶!」我哥這時候就沾沾自喜的說:「他是我的爺

爺。」邱啟正聽後非常驚訝,於是在之後聽聞我哥說我爸工廠有缺學徒時,他毫不猶

豫地自願進入我爸工廠學東西,他一方面是當打工賺取零用,另一方面是趁工作之餘

的時間,可以從我父親身上學到些韓門的擒拿技術。我爸的工廠在三峽,邱啟正的家

在北投,他每天放學後,都從位於關渡的光武工專騎車至三峽,下班後再從三峽騎回

北投,天天如此,用功可見。豈料在邱啟正就讀光武工專的最後一年,在前往三峽上

班的途中,發生了車禍,所幸只是鎖骨斷了,他只好停下工作,趁休養的那段時間準

備大學插班考試,好在皇天不負苦心人,他順利地考上了中國文化大學體育系國術組;

之後,他又再次地回到了我家工廠上班,只是這一次,他的學校位置由原來的關渡,

變成陽明山了。




國二那一年的寒假,我在我媽的遊說下,正式在我爸工廠中跟著邱啟正練武,他從基本

的馬步開始教起,我也就從基本的馬步開始蹲起;邱啟正練的是南派的洪家拳,步法非

常地低沉,出拳勁道非常地渾厚。而他所練的南派洪家拳,相傳是洪熙官所創,其內容

包括:工字伏虎拳、虎鶴雙形拳、鐵線拳、五形拳、十形拳等套路;拳派則以十二橋

手、十二橋馬為基本綱要,配合步正、氣穩、橋沉、腰吞、身含、神斂等要求來建立

洪拳的拳理基礎。當時著名電影「黃飛鴻」,在歷史中真有這一號人物,而黃飛鴻所

打的拳正是邱啟正所學的南派洪家拳。



邱啟正的洪拳老師是彭韓萍,為近代以實戰出名的年輕一輩武術名家,當年彭韓萍的

醉拳,堪稱一絕,彭老師的武藝也一支獨秀,可惜後來車禍去世了,但他當年所教的

學生,全都非常優秀,現在也已有不少學生在台灣傳授彭門武藝了。




印象中在我第一天學蹲洪家四平大馬開始,我當下就後悔了……

天啊!怎會有人吃飽沒事腳開開地蹲在那邊動也不動地、兩手還得翹著手指地撐在

那邊?說是啥「一指定中原」……而教的人竟然叫我蹲著後,自己就跑去做他的事

了……這種感覺跟以前練柔道時候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;練柔道時,再辛苦也因為

是兩人對練的關係因為有人陪伴而不會感到孤寂;練國術則是得獨自一個人蹲著馬

步,忍受路人經過時的眼光與嘲笑……當時的我,其實真的覺得頗無聊的,只是因

為是我跟我媽說想學的,這樣只學一天就放棄了,好像顯得我很沒用,只好硬著頭

皮撐下去。



在那個寒假裡,我的「師父」只教我蹲了幾個基本步法,但他因為怕我還太小而覺得

基本功無聊,索性就在工廠找了根棍子,教了我些基本棍花,增添學習趣味;而他則

是常在練一種叫「繩鏢」的奇門兵器,這種兵器的製作方式很簡單,就一條長繩子在

前面綁住鏢頭就完成了。當時只看繩子在他身上繞來繞去地,剎那間把自己綁了起來,

突然間鏢頭又放長地射了出去,這令當時的我感到匪夷所思,而他矯健靈活的身手,

也令當時的我徹底把他當偶像崇拜。




記得有一次,我在工廠練習舞花棍的時候,我三叔叼著根菸剛好經過,看到我在練習,

於是他一時興起地拿起放在一旁的另一根棍子,在我旁邊也舞了起來,只看他一起棍

就是我當時一直練不好的「左右掄棍」,他的轉速快到虎虎生風,正當我看傻眼的時

候,他突然一個「蓋把倒叉」轉身接「仆步跳劈棍」,棍一觸地順勢彈起,說時遲那

時快,三叔連忙「左右撩棍」地向前奔起,突然轉身使出「穿梭棍」,只見棍在三叔

手上滑來滑去,突然一招「橫掃千軍」,三叔就這樣提著棍子跳至空中,整個人轉了

一大圈後落地突然兩手放開,棍子竟然在三叔的脖子上繞了一圈,才掉到三叔的手上……

我整個人除了呆掉以外,腦中只出現一個問號:眼前這個四十多歲叼著菸的禿頭大肚

男,真的是我三叔嗎?此時只見三叔把棍放在一旁,抽了口煙後跟我說:「棍花在初

學時是用來練協調的,要好好的練喔!」說完他就去找我爸談事情了。正當我整個思

緒還沒恢復過來,剛好看到我師父從遠處走過來,我很興奮地跑過去找他,跟他說我

剛看到的一切,他聽完後微笑地跟我說,這就是他之所以要來這裡上班的原因。就這

樣他告訴了我了我祖父的事蹟,我當時才知道原來我祖父是非常有名的武林高手,也

因為這個原因,我父親他們那一輩的幾乎人人會武,只是因為後來大環境的變遷,造

成了他們隱居起來為生活打拼。




由於邱啟正常會趁上班休息時間,跟我爸請教擒拿手,有一次碰巧被我不小心地

看到了我爸在教他的情景。自我有印象開始,我從沒看過父親演武,那一天,我親眼

看到我爸輕而易舉地讓邱啟正整個人軟掉似的跪到了地上,我整個人又是呆了……



「以柔克剛」,我夢寐以求的武功,這不就是了嗎?

那天開始,我主動提出了要求:「我也想一起學擒拿」,我爸只問了我一句:「你不

怕痛?」我回答:「不痛怎麼學?」於是我爸每次教邱啟正的時候,也讓我在一旁

跟著比劃,只是奇怪的是……邱啟正很快就抓到要領了,我竟然怎麼學也學不會……

莫非我真沒有天分?




記得是過年後的某一天,邱啟正帶我上他的學校『中國文化大學』遊玩,那一天,

他帶我到他國術組的練習場觀看,只見一棟棟古色古香長的像靈骨塔的建築物中,

最邊邊的一棟,上面寫著「華岡國術館」五個大字,由於正逢放假,因此學校是鎖

著,於是他帶我從外圍繞到樓下的「演武廳」外面,他跟我介紹說全台灣只有文化

大學有設國術組,招收對中國傳統武術有興趣的學生,而裡面的師資幾乎都是臺灣

頂尖的武術名家,早期如:常東昇、傅淑雲、范之孝、劉雲樵、王鳳亭、孫紹棠…

等名家都在裡頭任教過。它算是臺灣學武術最高學府,也是臺灣對武術有興趣的同

好,夢寐以求的地方。我聽後很興奮地問:「那裡面的學生是不是都很厲害啊?」

邱啟正回答:「也不能說很厲害,但都有一定的水平。畢竟我們都是考術科進來的。」

我開玩笑地說:「那這個學校不就沒人敢惹你們?」他說:「上一次有小偷潛入偷

東西,結果眾人一聲呼喚下,那個小偷還沒爬出去就被打暈了。」我聽後整個笑到

不行。



沒多久,他把外套脫了下來跟我說:「既然來了,就動一動吧!」一聽到有東西學,

我趕緊跟著把外套脫下來,邁開步法跟著動起來,那天他教了套我生平學的第一套

拳法『工字伏虎拳』,他告訴我:工字伏虎拳、虎鶴雙形拳、鐵線拳,這三套拳在

洪門中,素有『洪門三寶』之稱。而我學的這套「工字伏虎拳」,相傳是洪熙官改

十八羅漢伏虎拳而創的,是洪拳中的代表套路。主要是紮馬、紮橋與內氣調息,整

套拳特色氣勢雄壯、剛勁猛烈,並強調以身調氣、以氣摧力。使達到「氣吼山河動,

舉步風雲起」的境界。




在回家的路上,邱啟正跟我說,要我好好練,等暑假的時候他看我狀況再決定要

不要教我虎鶴雙形拳,我聽後非常興奮,決定要好好利用開學後的幾個月好好練習;

可惜後來他因為一些原因而沒在我家工廠做了,而這個國二的暑假,我也正式地踏上

了尋覓韓家武術的探索之旅。

(待續-五、現代郭靖與黃蓉-梁紀慈與韓玲玲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韓門武集功夫學苑 的頭像
韓門武集功夫學苑

【韓門武集-表演藝術團】

韓門武集功夫學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禁止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